广州小说网【gzxs1.com】第一时间更新《前夫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回到厢房后,顾瑶有些暗恼自己沉不住气。

自己姐姐性子温柔,哪会这般粗鲁。

方既毓就是在逼自己,露出本性。

顾瑶气急了就拿石头砸人这个毛病,还是和堂妹顾玲学的。

那时顾玲她们有弹弓,她手上没防身的,捡起地上的石头还击。

虽然顾瑶每次脸上被都弹得青一块紫一块,但她们也被砸得哇哇直叫。

久而久之了,就养成了拿石头壮胆砸人的毛病。

她记得有一次,在码头卖完果子回村时,天都黑了,半路上又遇到几个男子尾随。

顾瑶害怕极了,跑得越快,他们在后面就追得越快。

她捡起地上的石头就砸。

砸没砸中她不知道,阵阵哀嚎后。

尾随她的男子没了身影,反而最后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方既毓。

从那以后,那几人见了顾瑶的影子,不但不敢追了,还躲得远远的。

上次顾瑶去宫中的路上,这个毛病也险些发作。

要不是顾瑶低着头找了半天,都没能捡到石头。

只怕最后惹急了,萧太后也会被她砸脑门。

回去想了半天,顾瑶也想不明白,方既毓是如何知道,自己不想住飞鸿堂的。

天人交战半天后,再次鼓励自己,无论他方既毓如何用阴招,逼自己,她就是打死不承认,对方也无可奈何。

而应书堂这边,方既毓回去时,额头就已鼓起了红包。

子山性子马虎,方既毓就寝时,他才看到。

咋咋呼呼惊道:“二爷,你额头起包了。”

方既毓伸手摸了摸,好似感觉不到疼痛,嘴角勾了勾,说道:“花花不小心碰的。”

猫窝中假寐的花猫,委屈地冲方既毓喵喵叫了两声。

*

白日上衙,章德帝没特别的差事交代。

方既毓便在官署区处理文书,因为上一个中书侍郎病故后,皇上迟迟没定下人来。

许多文书就留给了方既毓处理。

方怀之作为吏部尚书,把关举荐中书侍郎的人选中,没有萧堂一人。

这也惹恼了中书令黄裴,连着看方既毓都不顺眼起来。

他见方既毓每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哪怕对手是萧丞相和自己这样的元老,均不见他有一丝慌乱。

这份淡漠,他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才修来的。

而方既毓好似天生便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