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竟是我自己》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州小说网gzxs1.com

余大夫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摔伤了腿,静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余落葵不知道从学堂里听了什么传言,回来便说了一句‘余念七是天煞孤星,克父母克与她亲近的人’。

余念七捣药的手停了下来,余夫人怒不可遏地指着余落葵的鼻子数落她,余大夫也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此后,余落葵也再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毕竟小孩子心性,他们以为它早就抛到了脑后。

而,这一年的中元节,却出了事。

不出事才是怪事,按理来说余夫人早就是个死人。

民间俗言,七月半,鬼开门,这天晚上不要乱走,小心走岔了路就回不来了。而镇上的戏台子,也搭好了给鬼唱戏的台子,那些个小孩子早就被家里人揪着耳朵拖回家。

医馆里有些个过路人,来此看病不好走地,也索性住了下来,好在医馆有不少空房间,平日里就是为了给路上生病的人歇脚的,

可是怪就怪在那天刚入夜的时候,余念七照例给余夫人煎药,刚把血滴进药里,手上的血还没止住,门外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响,鬼哭狼嚎,霎时骇人。

余大夫搂着余夫人,余夫人捂着余落葵的耳朵,余落葵吓得哇哇叫,余念七有些迷茫的起身,站在院子里。却是有两三个孤魂野鬼朝她扑过来,但是又像在忌惮着什么,不敢靠近。

幸好医馆里有一个云游到此的老道士,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刷刷刷甩出一叠符纸,那些符纸无风自动,一溜儿排开,整整齐齐挂在了门上,窗户上,把这个屋子封的严严实实,屋里便安静了下来,众人惊呼老神仙,那道人捋着胡子,笑而不语。

但是,他把余念七也关在了门外······

余念七推了推们,推不开,拍了几声,但是屋内的人以为是鬼怪,没敢开门,她又喊了一声,众人才把门打开。她把药端给余夫人,余夫人刚要接过,那道人疾走过来,一下子把药盏打翻在地:“别喝!”

他面色有些凝重,余念七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老先生,这是为何?”她强忍着紧张,故作疑惑地问道。

“这药里又血腥气,”他顿了顿,“若有若无,很是可疑,怕不是有什么邪祟在里面做了怪。”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余念七,她袖子里的手攥的紧紧的,“不知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今日里中元节,不太平,外面又有邪祟作怪,怕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了进去,还是不喝为妙,重新煮一壶便是了。”他宽慰念七,看来是没有发现什么,众人也应和的点了点头。

“你方才,在外面有听见什么,看见什么没有?”老道人接着问。

“没看到什么,就是听见几声哭声。”念七撒了谎。

“如此如此。”老道人点了点头,:“没事就好。”

见不再怀疑她,念七暗暗松了一口气,余大夫亲在在屋里煎药,众人时不时还会听到外面的鬼哭狼嚎,也没了睡意,索性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也听着云游四方的老道士的见闻,不知不觉便天亮了,念七也坐了一夜,也是从老道人那里听说了什么“无殇”“衔云”“璇玑”什么什么的。

温归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余念七坐在那里呆呆地淋雨,心想这莫不是个傻的,被冤枉了也不知道反驳,来这里淋自己找罪受。他找了一下没找到伞,就拿起来了一个簸箕,单手举着挡雨。

一个斗笠扣在余念七头上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见了温归年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和他像个傻子一样举着簸箕挡雨的样子。

“你不是灾星,就不知道反驳么!”温归年带着一些责备的语气。

余念七摇了摇头,“说不清,有些事也不能说。”

“怎么就说不清,怎么就不能说?你不能说,你告诉我我去替你说。”

“不必了。”余念七摇了摇头,“江师兄说的还作数吗?”

“什么?”温归年有些莫名其妙。

“我跟你们走。”余念七道,“只是求你们,给落葵一个去处。”

“这我是说了不算的,不过江师兄肯定会同意的。”温归年有些开心,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江师兄说你很有天分,老天爷赏饭吃,这可是求不来的机缘,你来无殇,一定大有作为。”

余念七勉强笑了笑,手里的荷包不可避免地被水打湿了。

然而,前门的一声巨响,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二人疾步跑到前门,只见前门被撞开了,有一个缺了半个脑袋的活尸,正歪着头流着口水,眼神无光地向二人扑了过来,温归年抽剑刺去,立马就斩下了那活尸的脑袋,那活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是真真死透了。

可是还有大批活尸向这里涌来,张牙舞爪又寂静无声,二楼上传来惊恐的叫声,显然是被楼下的活尸吓得不轻,尖叫出声的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怕不是吓尿了。活尸越来越多,温归年也逐渐有些吃力。

余念七捡起被江逾白杀死的无殇弟子身上的配剑,也与温归年一起抵挡。

温归年看了余念七一眼,眼中些许惊叹之意,余念七倒是没有看温归年,她捻着剑,使得很是得心应手,对于那死了不知道多久的活尸,手起剑落,人头滚落到她的脚下,她的心突然揪了一下,她是第一回杀人,虽说杀的并不是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宋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广州小说网gz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