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gzxs1.com】第一时间更新《吃货的摆摊日常(美食)》最新章节。

进入四月,天气一天赛过一天炎热。

厚重冬衣闷人,才起床,出了一脑门子热汗。

清早,春风楼里给所有丫鬟和仆妇婆子们发了两套夏衣,小翠到手的依旧是灰扑扑的粗布衣裙。

宋荔的夏衣也是灰扑扑,看似与小翠的大差不差,实则衣料子柔软许多,有点偏棉麻质感,舒服又透气。

冬衣衣料子粗糙又闷热,磨得皮肤生疼,她赶紧换上,又将另一套过了水,放到日头底下晾晒着。

冬天不怎么出汗还好,入夏后,楼里发下来的两套衣裙不够穿,万一连日阴雨,衣服不能及时晾干,没得干净衣裙更换,穿着浸了汗水的衣服,叫人受不了。

梅嫣约了她下午逛街,到时路过成衣铺子,买套便宜衣裙换洗。

因为天气乍然暑热,宋荔带来的鱼片粥足足花了两个时辰半全部售完,隔壁卖血粉羹的木湘湘,还剩下些许没卖掉,愁的眉毛紧皱。

卖不掉不打紧,带回家中给祖父祖母、父母和妹妹弟弟打打牙祭,不会白白浪费。

宋荔也皱眉,心知天气一天天热下来,滚热的鱼片粥怕是不好卖了。

环顾一圈,附近卖金桔团、雪泡豆儿水、香薷饮的凉水摊位,顾客络绎不绝。

雪泡豆儿水就是现代宋荔熟知的绿豆糖水。

也是,本就闷的烦热,谁耐烦吃些热食,当然愿意吃一些冰爽消夏的食物。

关于夏日消暑的食物,宋荔脑子里一下子冒出加了黄瓜丝的冷面,卧着半颗卤蛋,面汤酸酸甜甜,开胃极了,超级清爽。

还有凉面、凉皮,以及拌着红糖水,添各种干果坚果,或是红豆山楂碎的手工冰粉……

馋得宋荔咽了咽口水,不敢继续往下想。

现在的大周朝并没有发现食用冰粉的记载,宋荔决定一会儿上香料铺子问问,说不得有人见过冰粉籽,但还没叫人意外开发出它的食用价值。

从钱庄出来,宋荔到了香料铺子,询问过掌柜后,经她具体描述冰粉籽的形状,生长形貌,因为宋荔网购的冰粉籽成品,没去过野外采摘,自然无从得知冰粉树是什么模样,大大增加了寻找的难度。

掌柜对冰粉籽闻所未闻,倒是答应她,等以后发现了这种香料,届时会通知她。

宋荔留下了联系地址,从香料铺子出来,因为卖鱼片粥耽搁了时间,来不及眯眼,连忙到后厨当差,给福爷预备今日的饭食。

日头当空,像只火球,前几日还是阴沉沉的湿冷,今天突然升温,仿佛一瞬从冬日跨越到了七月暑夏。

这么热的天,兴许福爷也是没胃口,吃不下热食。

厨房里有荞麦磨的干面条,宋荔将它投入清水浸泡,又去处理其它食材……

见常婆子拎着一筐子槐花来,说道是熟悉的菜贩子送来的。

瞧着槐花香喷喷,水灵灵,这就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过了季节,想念这一口也吃不到。

宋荔问常婆子要了些槐花,用盐水浸泡,攥干水分,三分之一的槐花扮上面粉,放入蒸笼屉里隔水蒸熟。

一半槐花被她和了猪肉馅,包进馄饨里,剩下的一半拌在鸡蛋液里,摊成金黄黄的槐花鸡蛋饼。

将浸泡的荞麦面煮熟,宋荔又让小工取来地窖里冬藏的冰块,细细敲碎成小块,浸在面汤里……

收到春风楼的食盒时,王福正在凉亭纳凉,身旁两名丫鬟,一人摇扇,一人拈来剥去果皮的枇杷果肉送到唇边。

水灵灵的枇杷用井水湃过,冰冰凉凉,大大缓解了王福的烦热。

小厮摆着饭,王福有点没胃口,正想挥挥手,让人吃食拿下去,鼻尖忽而飘来一抹清清爽爽的甜香。

“等等,那是什么?”

小厮不知主子问的是哪道菜肴,于是一一叙来:“福爷,今儿有蒸槐花、槐花鸡蛋饼、槐花猪肉馄饨,还有一份冷面。”

王福伸长了脖子瞧,见面碗上浮着水汽,细看碗壁外圈凝聚了一面的水珠子,竟是冷气。

冷面?

又是新奇的菜品!

面汤里浸着冰块,看着似乎凉沁沁,面上卧着十数薄薄的酱褐肉片,肌理与蹄筋分明,似乎是卤鹿肉片,几乎铺满了整只面碗,一旁放置着两颗对半切开的卤蛋,细细的碧绿黄瓜丝,撒了鲜红的枸杞子,并几根水粉的泡萝卜条,撒下一面的熟白芝麻,盖上茂盛的芜荽叶,色彩搭配得极佳,看着就很有食欲。

想着,王福握起木筷略一犹豫,夹起蒸槐花,放到生蒜泥蘸碟里,清新淡雅,一点不腻人。

槐花本是生长在枝头,高洁雅致,偏要用气味浓烈的蒜泥来配它,像是立在云端的仙子神女,嫁与个不解风情的糙汉,对比强烈,口感却意外的美味。

也不知道第一个发现蒸槐花的人,是怎么发现蒜泥是最配它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广州小说网】地址:gzxs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