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安小海睁开双眼时,已经到了下午。

许从舟一直很担心安小海,觉得他不睡觉是因为思虑过度,实际上并非如此,这段时间安小海晚上睡得很晚并不是因为焦虑,而是在调整作息。

行动已经确定是在凌晨进行,必须调整作息,以便在凌晨时分能保持最佳状态。

每每到了这种紧张时刻,安小海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林漩儿,那一夜,林漩儿在打捞毒品前表现出来的状态,着实给了安小海很大的震撼。

安小海虽然一直没有说出来过,但每当他紧张到睡不着觉时,便总会想起那个时刻。

看似柔弱的林漩儿,瘦瘦小小的身体中却蕴藏着大大的能量,这些能量总会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来,给安小海震撼与温暖。

想起林漩儿,安小海的嘴角有了笑容,可突然间又感觉胸前有些微凉。安小海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他的睡衣前胸被剪出来两个大大的窟窿,从床上爬起来再一看,裤子果然也被剪破了。

“徐天佑这家伙!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安小海又好气又好笑。

昨天很晚的时候,徐天佑拿着他买的那几套花花绿绿的衣服扔给安小海,让他今天一定要穿着,说是买都买了,不穿就浪费了。

安小海没当一回事,哪知道这家伙居然来了这么一手。

没办法,安小海只得从柜子里翻出那几套花花绿绿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不穿不行啊,再不穿,徐天佑这家伙就敢把他所有衣服都给剪了。

安小海洗漱完毕,下楼来到客厅,徐天佑和许从舟正在吃饭,见到安小海下楼,许从舟立即给安小海盛了一碗饭,徐天佑则是在那儿挤眉弄眼的,他今天也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

安小海吃了一碗饭,t国的大米还是挺不错的,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徐天佑神叨叨的,老是跟安小海抢菜吃,尽管菜多得吃不完,但他乐此不疲。

许从舟则显得非常沉默,一言不发的。

“许爷,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能说说吗?”安小海有点好奇,在他印象里,许从舟绝不是这种多愁善感的人。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许从舟放下了碗筷:“那时候,我才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那天,两年多没回家的父亲回来了,他事先没跟我说,是朋友告诉我的,我以为他想给我一个惊喜。

我也想给他一个惊喜,于是下班回家后,我悄悄地溜进了家门,可我没想到,却听到了一段让我毕生难忘的对话。

房间里,父亲在啜泣,他不停的询问着母亲: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去帮他们的啊!……为什么要屠杀华侨?为什么不放他们回来,一定要杀害他们呢?

听到这些话,我当时就被吓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