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广州小说网】地址:gzxs1.com

查尔斯一听许桓之的问题,肉眼可见的萎了。

明明刚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西装革履,还颇有点精英范的意思,现在被许桓之的蔑视之下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个抖败的公鸡。

他偷偷得往人群里搜索了一圈,仿佛在找什么人,很快他的眼神落在了一个地方,然后又火速移开了。

但李伶俐却注意到了,他看的方式是齐兴怀的位置。

这俩人有什么事情?李伶俐皱起了眉头思索。

“许总,他们安装的东西质量不过关。所以我才压了他们的尾款,我完全是为了酒店考虑啊!”查尔斯人比较胖,这时候更是满脸通红,不停地拿出手帕擦汗。

“胡说八道!你拼什么说我们的东西质量有问题!”戴成双跳出来说道:“当初明明已经签好了验收单,现在怎么能说我们不合格呢?”

他看见站在一边的许桓之,转而又把目标放在了他身上,指着他的脸道:“你就是这家伙说的领导吧!他说你一直在法国出差,所以一直都没有批尾款的付款申请。现在又说我们东西质量不行,你们是不是诚信想要赖账!”

“戴成双!别乱说。”裴元知道许桓之是和李伶俐一起来的,怕戴成双得罪人,出言提醒道。

“没事,我能理解他的心情。”许桓之涵养极好,即使被人指着脸骂,也丝毫不见怒容。

“麦克!”许桓之对站在一旁的法务说道。

麦克立刻从夹着的文件里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许桓之,他把这张纸转过来对着查尔斯和一众人道:“这是我签字过的付款同意书。钱已经付出去了,我们州岛酒店不会赖区区2万块的尾款。”

他把纸递给了裴元道:“裴总,请看下这里的的收款账户和上面的面子。银行流水我也附在下面了,清楚证明我们是根据合同打给了你们提供的账户。”

“不可能,我们没有收到钱……”裴元急匆匆扫了眼递过来的证明,手指突然攥紧。

戴成双也好奇凑头来看,突然看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齐兴怀!这不是你的账户吗!”他朝着齐兴怀站在的方向一声大吼道!

其他听到戴成双的话也看向了齐怀兴,有疑惑,有愤怒还有质疑。

“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收到钱吗?”

“没有收到,分明是人家都打到了齐兴怀这个子账上了!”

“什么意思,齐兴怀私吞了钱?”

“就是啊,还假模假样关心我们没有工资发呢!”

看到大家都明白过来了,齐兴怀也紧张了起来,可他还想狡辩:“这人到底是谁?他就拿个白纸在手上晃了晃!你们就信他的,他这就是污蔑。”

见大家对他的话并不那么相信,他又抬头对裴元喊道:“裴元,我们可是一起进厂的,之前厂里什么情况,你我都清楚。厂长是我们两个人的师傅,我们可是师兄弟!现在你就相信外人的话,不相信我的话?你就是这么当厂长的?”

齐兴怀说得连自己都动情起来,他双眼通红,语气颤抖得指着裴元泣声道:“我们可是兄弟,过命的交情,就算平时有点争执,那都是为了厂子好,关起门我们都是自己人。你今天居然带着外人来对付自己人!像话吗?这像话吗!”

其他厂里的人看到齐兴怀说得信誓旦旦,互相交换着眼神,看似又怀疑了起来。

李伶俐看着“投入表演”的齐兴怀,暗想:这个人不当演员真的可惜了,天生的影帝。居然把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

而裴元捏着手里的纸,看到齐兴怀如此激动,也沉默着。

戴成双见状,用力推了推裴元道:“厂长,你说句话啊!难道就这么算了!”

而裴元只是站着充耳不闻,看着下面的工人议论纷纷,嘴唇抿成了一条不能在直的直线,像是一座雕塑一样,但他的手指却在微微颤抖的。

李伶俐轻轻摇了摇头:哎,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代的科学管理一定会取代旧的人情管理的方式,裴元如果因为念旧而下定不了决定,这些“蛀虫”就不停腐蚀大树,再有技术和能力的人才,也没法在这样腐朽的土地上开出花来!

可是,这是裴元的厂子,是裴元的工人,这是他自己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不解决,她和裴元的合作,也许未必能继续下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炮灰在90年靠指点大佬暴富》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州小说网gzxs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