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广州小说网】地址:gzxs1.com

金融中心的占地面积极广,再加上临靠skp的地段优势,商氏集团附近的临街商铺不仅有常见的美食饮品店,还包含不少服饰箱包首饰一类的高端品牌店。

小狐狸沿着通往skp的方向,迎着骄阳行走在种植着不少迷迭香的人行道上。

她惬意感受着四面拂来的清风,眸光时而投向临街的商铺,透过落地窗的橱窗,目不暇接地看着展示的鞋履和箱包。

“施漫──”

极为陌生的嗓音,被清风裹挟着从身后拂向小狐狸的耳畔。

驻足在箱包店店外,欣赏奶白色包袋的小狐狸,闻声看一眼街边的劳斯莱斯。

一道穿着深棕色毛呢大衣的修长身影走下后排座,不紧不慢朝着小狐狸靠近。

他一头二八侧背的纹理式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饱满的额间和立体的轮廓五官清晰映入她的视线,一双狭长的眼眸更是在高眉骨的映衬下,显得深邃无比。

远远一看,隐约能感受到一丝压迫感,但那点压迫感在彼此对视的瞬间悉数消散,随之而来的便是温和儒雅的气质。

小狐狸好奇道:“你是?”

“不认得我了?”季从洲止步在她身前,眉稍微挑,凝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眸。

“……我的记性不太好。”

他的样貌如此出众,若是小狐狸见过,肯定会有几分印象。

偏偏,她没有。

“季从洲。”他自道姓名,发觉施漫还处在懵懵的状态,眼底漫起显见的失落。

却不死心:“真忘了么?”

小狐狸沉默。

她察觉到季从洲的低落,不禁怀疑族长给她伪造身份的时候,是不是在人际关系上漏掉他了?不然她怎么没印象呢?

“没有忘。”为了确定他们的人际关系,她的眼珠子一转:“我只是想考考你。”

“考我什么?”

“你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季从洲满腹疑惑。

即便他和施漫有两年没见了,他记忆里的她,也没有这么……

这么笨。

笨到连试探都不会了。

“我们以前念的同一所中学。”他先回答施漫的问题,如实道出他从港城转来京市念书,加入学生会和她相识的经过。

原来是同学。

小狐狸发觉他在提到曾经时,语气里的怀念,愈发笃定是族长遗漏这个人了。

“时间过得好快啊。”她表露出和老同学偶遇后该有的表情,像在感叹又像在怀念:“不知不觉我们都毕业这么久了。”

“确实。”

季从洲失笑。

被忘记的失落,在感知到施漫很认真的配合他时,蓦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不再提以前,睨一眼她先前驻足很久的箱包店,垂眸道:“我们进去逛逛?”

“这家店是卖女包的。”

“我知道。”

小狐狸顿两秒,下意识以为他是要给别人买,也没说什么,抬脚走向箱包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八零娇妻入怀》《大妆》《她美貌举世无双》《都是抽象天命,你千古一帝》《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婚后溺爱》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州小说网gzxs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