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叔说赔我一辈子》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州小说网gzxs1.com

寻澜看着两方的人,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自己这方还有玄巽这一界之主在,是以他向玉睢开口道:“本君向来不做恃强凌弱之事,且此事与妖王无关,这一仗就由本君和你们打,若是本君赢了,就请魔尊将阿宓还给我。”

寻澜虽然无法拒绝玄巽跟着来,但可以决定让他不参与战斗,而他一直也就是打算的。

“好啊,便是你们一起上本尊也无所谓。”玉睢不愧为魔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魔尊,在打架这一方面他极其自信。

而玄巽没想到寻澜会来这招,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就听寻澜传音于他‘阿玄,你答应过我来魔界要听我的’。行吧,玄巽垮下脸,没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一边想着,他一边自觉地退到了一旁,坐到了玉睢待客的紫檀木椅上,姜竹则手持竹剑警惕地站在他身侧。

寻澜与玉睢各自催动灵力,飞身至半空中开始战斗,而玉烟与思年则在下方与魔卫交战。

只见寻澜祭出幽冥圣火扔向玉睢,玉睢闪身躲过后集结全身魔气,引出黑天之怒劈向寻澜。一时间,魔界狂风肆虐,乌云蔽日,电闪雷鸣,两人打了许久也难分胜负。

忽然,姜竹急声道;“王上,当心!”

她无意间瞥见躲在暗处的魔卫向玄巽射来暗箭忙提醒他,并闪身挡在了他的身后,只听“噗嗤”一声,就见那把箭刺进了姜竹的身体,而她竹青色的衣衫也瞬间被血染成了墨色。

疼,好疼。姜竹被箭的穿透力逼得连退几步,玄巽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忙起身揽住姜竹的肩膀,用身体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而后聚集了全身的灵力集于掌中拍向那射出暗箭的魔卫,就见那魔卫于弹指间灰飞烟灭。

玄巽径直跌坐在了地上,将姜竹揽在怀中问道:“小竹,你怎么样?”

他没了平日的散漫,一双凤眸里满是急切,用手捂住姜竹的伤口,不停地给她灌输着灵力。

姜竹此时头晕目眩,并没有注意到玄巽对她的称呼。卸掉了平日的冷冽,她整个人看起来柔弱了许多。

只见她轻轻摇头按住玄巽向自己输送灵力的手柔声道:“王上,我...没事,不要...浪费灵力了。”

而只有姜竹自己知道,这箭上淬了毒,她整个人已毫无知觉,她想自己可能要死了吧,所以姜竹不想让玄巽将灵力白白浪费在自己身上。

姜竹直直地望进玄巽的瞳孔中,里面赫然倒映着一个面色惨白的自己,真不好看,她这样想着。移开目光,姜竹认真地打量着玄巽的面庞,真的好看,蓦地,她仿佛看到了什么,眼底浮出几分诧异。

只见姜竹用力地抬起手,指尖轻轻地从玄巽眼尾划过,拂下了一滴泪。

看着指尖晶莹剔透的泪滴,姜竹喃喃问道:“王上...您这是心疼我了吗?”

“对,本王心疼了,本王不仅心疼你,本王还心悦于你,你是本王的护法,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许死!听到没有,姜竹!”

看着姜竹越来越虚弱的样子,玄巽恨不得这把箭插在自己身上。

正在上方打斗的寻澜发现下方的动静分了神,一个没注意就结结实实接到了玉睢的魔掌,直接被拍出了十丈外。弯腰捂住胸口,寻澜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玉睢此时也注意到了下方的情况,是以开口道:“先解决下面的事情,你我再继续打。”他从不做趁人之危的小人。

寻澜冷哼一声并不答话,这会装什么好人,暗箭不就是他的魔卫放的。

这般想着,寻澜落在了玄巽身旁,看着姜竹的脸色便知她情况不好,因此同玄巽说道:“阿玄,箭上恐怕有毒,你速速带姜竹去圣泉医治。”

被寻澜这么一提醒,玄巽才反应过来,拦腰抱起姜竹,用灵力结出传送阵就要离开。

临走之前,玄巽转身冷着脸看向玉睢说道:“此事,本王定会找你算个清楚。”

玉睢自知理亏,略带歉意道:“还请妖王海涵,本尊自会给妖王一个交代。”

玄巽二人离开后,玉睢也没了继续打的兴致。自己刚才那一掌下去,寻澜起码少一成的修为,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是以玉睢开口道:“本尊不做小人,待你伤好了,你我好好打一架。”

“不知魔尊为何执着于与本君打架?你我好像从未有过交集?”寻澜委实不记得自己跟他什么过节,而且自己以前从未与他见过面。

“既然你这么问了,本尊也就直说了。”玉睢一边说,一边飞身坐到了王座之上,饮下一口酒说道:“鬼君不识得本尊,但鬼君化成灰本尊都识得。此事还得从五百年前说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极品前妻》《逆世谋妃》《江山国色》《我有十万亿舔狗金》《嚼龙

芝麻南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广州小说网gz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