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gzxs1.com】第一时间更新《恋爱脑哒咩!》最新章节。

44

前夫哥开始已读不回了。

我很生气,但是又觉得可以理解。

毕竟前夫哥是个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

放在从前,这种人是不配跟我交朋友的。

可惜现在不一样,我于前夫哥,有愧。

让渣男长出恋爱脑,终归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吃了爱情的苦。

我选择原谅他的已读不回。

不过有愧归有愧。

直升机他还是得给我弄来的。

相信万能的fbi,万能的阿美莉卡,一定可以做到的,对吧对吧?

而且这种用直升机炸楼的事情你们又不是第一次做,把这份工作委托这么热爱和平的阿美莉卡,完全非常合理。

看来我只需要等三天之后,前夫哥在电话里对我说:天凉了,让隔壁公司爆炸吧。

怀揣着美好的愿望,我躺在舒适的天价地垫上,陷入了沉睡。

然后我发现,我做梦了。

45

其实我一开始还没发现自己在做梦这件事。

因为梦里的内容有点离谱。

梦里,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灯光昏暗,空气里弥漫着些许酒精的味道。

房间之所以让我感到陌生,是因为我在第一时间没有摸到身下的天价地垫。

我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而床的对面,是一排放满红酒的展示柜。

我这简短的一生,都没见过谁把红酒柜放在卧室里的。

但我对这种行为表示理解,就好像我尊重每个人的xp一样。

可能房间的主人就跟那些二刺螈私宅一样,把红酒当做手办去收集吧。

这些都不是让我觉得离谱的。

真正离谱的地方在于,我只是躺着,就感觉好像有谁在温柔又急迫地亲吻我的鬓角。

对方的呼吸颤抖着,炽热的吻毫无章法地落在我的脸上。

这个人就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却始终没能找到想要的,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呜咽。

我从红酒柜的玻璃镜面上,看到了一抹亮眼的橙色。

再回头时。

散发披肩的人衬衣滑落,露出雪白的肩头。

房间的灯光实在昏暗,我看不清这个人的脸,只隐约发现了绑住对方眼睛的红色丝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