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北上,为了赶时间谢谦尽量压缩了休息时间,两天后车子停在了京都高速的服务区。

谢谦赶上了好时候,京都今年允许燃放烟花到大年初三,他刚好抓住了这个尾巴。

入京后天气明显冷了很多,谢谦把那包大编制袋打开,好一通挑挑拣拣后发现里面竟然只有两件御寒保暖的外衣。

一件是绿色的军大衣,另一件是条毛色乌黑发亮的貂皮大衣。

谢谦看着这两件衣服,沉默了。

他预想了一下自己穿上这两件衣服的样子,穿军大衣的话估计看起来很朴实无华,但是稍有不慎就会像个二溜子。

但要是穿貂皮大衣的话……虽说他穿上应该不会像个大黑熊,但是怎么看怎么像个暴发户。

在心里狠狠吐槽了一下谢龙辉的审美,谢谦将手伸向了乌漆麻黑的貂皮大衣。

暴发户就暴发户吧,貂皮更保暖一点,看着也贵气。

梨花跟着谢谦折腾了两天,虽然没应激但是整个猫都肥了一圈,它在车上没有别的事情除了吃猫粮就是吃猫罐头,要么就是吃小鱼干。

“喵呜~喵呜~”

梨花从猫窝里窜出来,跑到对面的猫砂盆里拉了泡新鲜出炉的便便,一分钟后小爪子一刨一刨地盖上了自己产的棕黑色物体。

毛茸茸的长尾巴左右摇摆了几下,只听咻的一声谢谦怀里多了个银白色的小肥猪。

刚换好衣服的谢谦吓了一跳,低头便看到梨花正一脸享受地勾着瓜子,只一眼他就知道梨花又双叒叕拉了!

谢谦熟练地从副驾驶的收纳箱里拿出了铲屎的小铲子,把怀里的小祖宗往猫窝里一塞,捏着鼻子开始任劳任怨地铲屎。

铲完屎,谢谦往后座一看,猫粮袋子已经瘪了,小罐头也只剩了一个,小鱼干是一条都没有了。

“你是猫还是猪啊?”

谢谦认命地抱出了小梨花,上下掂量了一下,感觉比刚到家时重了好几斤。

他架着梨花举到半空中,故作凶狠地威胁道:“你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万一妈妈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到时候妈妈一看,小猫变成小猪了,不要你倒是不要紧,万一连爸爸都拒之门外了咱俩就都得流浪了。”

也不知道梨花听没听懂,只见它瞪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谢谦。

挣扎了几下后梨花跳到了谢谦腿上,轻轻咬着谢谦的手指,边咬边喵喵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