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丰仁很生气。

他实在没想到,秦当平时看上去那么严肃正经的一个人,竟然会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

他明明都偷偷警告过秦当了,结果这人还是和没听到一样,就算..就算旁边有几个丧尸,但苏让又不是没长腿,大家也不是吃素的,这人至于冲过去占人便宜吗!

“秦当你给我...”松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捂住嘴巴迅速往后拖动。

当下那瞬间,吴丰仁心里咯噔一下。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秦当的人灭口时,耳边传来对方刻意压低的声音。

“嘘!楼下丧尸上来了。”

听到这话,吴丰仁连忙顺着对方的动作转身往步梯快步走去,小臂长的砍刀挥砍在右前方听到动静冲过来的丧尸头上。

‘刺啦’

抹掉脸上溅上的黑血,吴丰仁回头看了眼秦当两人离开的方向。

说实话,他在华南安全区待的时间和苏让等人差不多,但他对这里还算了解,尤其是那些分管各处的队伍。

白明梵等人武器装备齐全,一般是去远处执行最危险的搜寻物资的任务,统一归为搜查队。而秦当等人主要管理安全区内的幸存者,对内巡视,对外审查,保证安全区内的安全问题,也叫护卫队。而那位王姓领导设立的纪检组,对两队都有监察职责,明面上说是为了安全区更加纪律严明,但实际上为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不过,秦当所领导的护卫队,正常来说只需要对安全区内负责就行,但秦当却将安全区外也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按他的话来说,如果不清理外面,安全区总有一天会不再安全。

所以,经过两位领导的同意,秦当每天都会带一队人清理外面游荡的一些丧尸,偶尔会释放信号去吸引那些被困的幸存者,正是因为这样,他解救了一些差点命丧尸口的幸存者,这也是安全区内大家对他尊敬的原因之一。

吴丰仁本来以为这次也一样,但他没想到,他们会直奔丧尸最多的商场来找物资。

虽然很奇怪秦当为什么会冒险来找物资,但来都来了,吴丰仁也没办法违抗临时队长的命令。

几人从丧尸比较少些的后门直接往二楼走,就是为了避开下方密密麻麻的一群丧尸,结果现在小心搜寻到三楼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引起了下面丧尸群的注意,通过扶梯口挤上来的丧尸群如同泄了闸的洪水一样汹涌而来。

很快,秦当和苏让的身影就被那些丧尸淹没了。

吴丰仁僵硬的停下脚步。

完蛋!

他们该不会...

“队长命硬,你管好自己就行。”

因为这次出来最重要的事情是找物资,分开两组找会比较快也还算安全,但刚刚苏让和队长不知道为什么发了脾气,差点就被丧尸伤了,幸好队长动作比较快,或许也是因为刚才的动静,下面的丧尸群才会上来。

但按队长的能力,逃出这里应该不是难事,关键的是他们现在被迫分成了三组,之后要碰面就困难了。

平头青年和另外一人对视一眼,直接拖着吴丰仁往消防楼梯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