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广州小说网gz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走出屋子,外面敲门声更响,走近一看,两块门板晃晃悠悠,仿佛下一刻就会轰然倒塌。

伴随着敲门声,门外还有一道男人的怒吼声。

“开门,里面的人赶紧出来,接受检查。”

沈浅走到门边听到屋外传来的声音,眉头微皱,眼眸微眯,脸上神情很是不悦。

深更半夜的,这时候上门检查?

沈浅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看来是有人专程来找麻烦的,不过,她到市里时间不长,记忆中好像没得罪过什么人。

“砰砰……”

“赶紧开门,要不我们砸门了。”

木门晃动,好像还有人在用脚踹门,力道一点不小,周围的住户也纷纷亮起灯,大家披着衣服围过来。

“张主任你这是……”

住在沈浅旁边的邻居最先出来,他看到门口的人时,一脸震惊。

革委会张主任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十有八九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邻居看了一眼门板,暗暗为那个租住在这里的女同志担忧。

张主任并没理会赶来的邻居,对着正在踹门的青年厉声下令。

“把门撞开。”

“好的,张主任。”小青年脚也踹累了,二话不说,往后退了两步,龇牙咧嘴整个身子用力猛的朝木门撞去。

身子刚接触到门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青年根本来不及收回力道,整个人朝前扑去。

沈浅打开门,就见一道黑影朝自己面门袭来,下意识侧身躲开。

就听到“砰”的一声,那道黑影直直朝着地上扑去,面门朝下,发出一阵巨响,紧接着就是一阵杀猪声响彻震天,在安静的夜里,惊起一树飞鸟。

小青年倒在地上,感觉自己嘴里涌出一股铁锈味,“噗”的一声,血水混合着两颗牙齿吐在地上,痛得他“哎哟哎哟”叫唤个不停。

沈浅没时间去管他,抬头朝门外看去。

门外站着一堆人,为首的是一个挺着肚皮,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

男子手里拿着一把电筒,直直照向沈浅的眼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