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凉清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广州小说网gz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13章

“什么东西?”

刀割般的疼痛使她的左臂不由自主地颤抖,冷汗从瑞尼卡脸侧滑下,又滴落在地上

,她来不及去擦,只是安静地蜷缩在办公桌下,一动不动。

直到劣质皮鞋与地面相击发出的声音逐渐远去,她才重新钻出来,迅速按下电梯按钮,

快一点...她留意四周,电梯门打开后躲了进去。

直到电梯门彻底合上,瑞尼卡才松了口气,脱力般靠着墙一屁股坐下,她勉强抬起自己的胳膊看了眼,不由咋舌。

胳膊与那个方块脑袋接触到的地方像是被硬生生削去了一块,伤口并没有淌血,视野右上角的血条却直接掉了一大截。

瑞尼卡开始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泡一杯咖啡喝。

不对,她这里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摸出那根不知生产日期的巧克力棒,它与哥谭兜售的巧克力棒并无太大不同,除了外包装上的文字显示它被生产于某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甜品工厂。

放在平时瑞尼卡或许还要再考虑一番,但是现在她实在太疼了,三下两下直接撕开包装纸,将巧克力塞进嘴里。

好甜!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好像在自己衣兜里放了几天,化了不少。

瑞尼卡忍受着齁甜的味道快速咀嚼几下,就将巧克力吞了下去。

几乎是咽下的瞬间,她看见自己的血条重新涨了回去,胳膊上的痛感也随之快速消失。

瑞尼卡伸手触摸了一下原本伤口所在的位置,已经恢复了,连自己十岁时因为翻墙留下的疤痕都被一比一还原。

所以似乎只有被大楼内的人或者物造成的伤口才能被修复,瑞尼卡有些遗憾,还以为能够研究出什么新的生财之道。

就在这时,电梯厢抖动一下,开始重新往上升。

有谁打算要坐电梯吗?瑞尼卡警惕起来。

显示屏上的数字显示电梯停在了五楼,瑞尼卡在门打开前一秒站起身,一个身穿职业西装套裙的女士走进电梯。

她有些胖,但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不过瑞尼卡很难将自己的目光从对方的发型上移开。

太高了,她不由暗自感叹道,那几乎是模仿18世纪法国女性的时尚发型,发髻在那位女士的头顶垒得极高,看上去随时有崩塌的风险。

与此同时,瑞尼卡同样被对方凝视着。

“你看起来很饿。”那位女士开口道。

“什么?”瑞尼卡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