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青一辈子趾高气昂,从没受过这种侮辱,他此刻愤怒至极,右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左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闻衿,然后看向陈以乘:“好啊,你现在这么跟我对着干,是你女朋友教的吧?”

还不等陈以乘回答,他又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妈就是个克我前途的扫把星,生下你也是个孽种,连带你交的女朋友都是个没家教的玩——”

啪的一声,桌上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闻衿看到,玻璃杯不是被摔到地上碎的,而是陈以乘拿在手里,把杯子磕在了桌子边缘,此刻的杯子只剩杯底没碎。

陈以乘被碎片划伤了手,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洁白的地砖上。

他将杯口对准江之青:“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个杯子一样,碎了就是碎了,永远不会有破镜重圆的一天。还有,‘扫把星’、‘孽种’、‘没家教’,才是你这个混账爹的特有标签。我妈跟你离婚后,找的男人有家暴倾向,这两年生了自己的孩子,才有所和缓。我因为你,莫名背上杀人黑锅,我和我妈的一切还有那个无辜的张一文,都是拜你所赐。”

陈以乘脚下踩着玻璃碎渣以及被打碎的餐盘,闻衿听到他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声音恶寒至极:“你应该拿命来偿还。”

“原来,只要你答应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便放你一马。”陈以乘咬牙切齿地说,“但你刚刚侮辱了我的女朋友,江之青,你等着坐牢吧。”

话落,陈以乘扔掉手里残破不堪的杯子,然后用干净的左手牵起他心爱的人,转身往门口走。

江之青身形无力一摆,撑在椅子上的手,骤然滑脱,往后跌退几步,随即又恶言相向:“他可是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发作起来还会自残,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吗?说白了,他就是个神经病,以后你们的孩子,也会是个神经病。”

闻衿顿然止步,面庞寒意尽现。

陈以乘捏着她的手,仔细地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一直没有坦白,就是怕闻衿会有顾虑。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自私自利,简直像个面目丑陋的恶魔,又别开了眼睛,手指也慢慢松开。

无论闻衿是什么决定,他都会接受。

就在他的指尖要离开她的掌心时,突然感觉到手指被她紧紧握住,他抬眸看去,闻衿不悦蹙眉:“干嘛?我也不正常啊,咱俩正好,天生一对。”

随即,她举起自己和陈以乘紧紧相牵的手,看向江之青,神色里隐隐有炫耀的意味:“你觉得他不正常,但他平时做得都是善良的事情。反观你,看似是个正常人,却总做吃人不吐骨的王八蛋。你说他患有焦虑症,会自残,那又怎样?他又没伤害别人。我也有情感障碍,但他却在治愈我。而且,就算我不问,我也知道,他这焦虑症是被你逼出来的。在我看来,他是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普通人,而你,我看着倒像是个神经病。”

说完,闻衿拉着陈以乘离开江宅。

他的手受伤了开不了车,闻衿开车带他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买了点包扎的伤药。

从药店出来,闻衿看到陈以乘坐在花池边,无神地看着车水马流的人间,但他感觉周围热闹喧嚣都避开了他,内心木然愣怔。

“如果疼了就告诉我。”闻衿一边在伤口吹风一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碘伏。

涂了半天,他一点声音也没有。

闻衿抬眸看去,陈以乘眼眶湿红,像个小狗似的紧紧地盯着她:“怎么了?从那儿出来,你就一直没说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一个演员,一开始没想唱歌》【今日小说网】《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嫡女要狠》《全民创世:我打造怪谈世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