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观》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州小说网gzxs1.com

无名趁着老程和程老二去找金蚕,咬破舌尖,以血为咒,招出火烧麻绳,打着补丁的衣服也跟着烧成灰,还差点把她也烧焦了。无名又忙着扑火,忽然听到动静,连忙躺倒在地,假装无事发生。

却见是玄一。

无名瞪大眼:“好家伙,你去哪了?我在这受苦受难,你怎么才出现?”

她索性不装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那两人都被你收拾了?”

玄一拿出金蚕,丢向无名:“我不要这个,给你了。”

无名看清手上的东西,大惊道:“金蚕蛊?!”

玄一道:“这家人开客栈,就是为了养这蛊虫,有孤身无伴的旅人来住店,便在饭菜里下药,绑了喂金蚕蛊。他们小心谨慎,专挑外地人,人没了也没人注意,问起来就说人走了,要不是碰见你,恐怕还会继续下去。”

无名道:“这客栈不知开了多久,害死多少人,真是该死。可他们把尸骨藏在哪?”

玄一微微抬起下巴:“你脚下。”

无名连忙移开脚:“你把那两人怎么了?”

玄一笑道:“你别管那两人了,这大半夜的,我累了,要回去睡了,之后的你看着办吧。”

玄一打了个哈欠,施施然走出老程的门,身影很快融入夜色中。无名看着屋内一片狼藉,长叹一口气。

运来客栈养蛊杀人的消息传遍了丽阳,捕快在老程的房中挖出了不少金银财宝,还挖出了十八具尸骨,唯独没有找到老程和程老二,大家都相信是这两人逃走了。

倒霉的是三娘,被关进牢里问了又问,但程家父子都防着她,没有跟她说过养蛊一事。还是无名说明原委,捕快也确实没找到三娘是从犯的证据,才放走她。三娘一出牢房,连夜跑回家去了。

无名跟着捕快一起查看运来客栈,可是查来查去,怎么也不见那一箱金子,她疑心是玄一带走了。玄一最喜欢这些东西,也不是爱财,就是单纯喜欢。

无名偷偷干过把玄一收藏的金银拿去换米换面发给穷人的事,玄一一气之下,把无名变成鱼丢进丽阳河,害得她差点被人当鱼杀了。

无名虽然觉得抱歉,却一点也不改。她身无一物,又见不得穷人,只好慷他人之慨,看见玄一就讨要金子,玄一被缠得不耐烦,还真会给她。

无名惦记着一箱金子,急忙去找玄一要说法。

玄一道:“金子,什么金子?你们挖的时候我不在,藏的时候我也不在,我怎么知道去哪了?”

无名道:“我知道你把那两个人收走了,金子肯定也是你收走了。”

玄一道:“无凭无据,莫要诬赖我。”

无名道:“除了你,还能是谁?”

两人差点在饭桌上打起来,还是如海阻止了两个人。如海也没做什么,她只是把碗筷往桌上一推,道:“我吃饱了。”

妲木道:“你今天有事吗?”

无名道:“怎么吃那么少,才吃了两碗饭?”

如海道:“我和明珠约好要去瓦舍看戏,不能让她等久了。”

瓦舍其实就是商业中心,黎牙去过几次,那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勾栏,里面是歌舞、杂技、相声之类。

无名道:“那也要吃饱了再去看。”

如海从椅子上溜下来:“我吃饱了,如山,帮我洗碗,明天我洗。”

如山没有反对。她吃完饭,洗了碗,和蛮甲走进林中小屋。

林中小屋是如山和如海一起搭建的。

说是小屋,其实是樟树下有一圈篱笆,篱笆里种着钩吻、曼陀罗、夜来香、含羞草,都是一些有着奇奇怪怪有毒的植物,唯独在靠近篱笆的左侧,有一小块种着几株向日葵,那是如海竭力争取来的位置。向日葵的旁边是秋千。

如海没有上学的时候,每天都会和如山来这里荡秋千,后来她在书院交了朋友,很快忘记秋千了。现在秋千上躺着的是黎牙,如山在一旁琢磨怎么驱使傀儡。

她煮了一锅看起来有毒的药,然后从布兜掏出布娃娃,一一摆在地上。布娃娃眼睛是黑布缝上去的,针脚又密又整齐,嘴巴用胭脂画了一条弧线,还穿着漂亮衣服,颜色各不相同,共有七个样式。

黎牙道:“那不是如海的布娃娃吗,她送给你了?”

如山道:“没有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西游崩坏中[系统]》《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学神在手,天下我有》《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