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说网【gzxs1.com】第一时间更新《倒霉少女积德后成了团宠》最新章节。

说完这句,贺之淮看向谢婉儿,似在询问她的想法。

谢婉儿余光迅速看了眼秦笙,又看看谢安逸,在贺之淮耳边小声说:“等谢必安找到林道生,我就不管这事儿了,能躲多远躲多远。”

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贺之淮轻笑一声:“是个不错的想法。”

谢婉儿觉得在这个空间太压抑了,提议说:“现在凌道长也算是找到了,我们要不要想办法出去?”

秦笙先站出来点头应好。密闭空间里有一只可以变身的猫咪,加上满墙的红字和燃烧的鬼火,无论哪一个都让她感到不适,她早就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无奈他们一直在商量什么,她插不进去话。

“谢安逸,我们走吧。”谢婉儿看他坐在地上,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少年一直垂着头,看向地面的眼神失焦,手里握着帝铃,细细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等了近一分钟,他才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问:“那三块罗盘碎片是什么意思?”

他的视线落在金九身上:“是我师父留下的,还是奇留下的?”

谢安逸既然这样问,显然是已经相信了金九的话。

他应该是想问,在此地留下这东西,究竟是谁的意识。

金九仔细去读墙壁上的文字,可惜还是摇了摇头:“上面没说。”

谢安逸又沉默了一阵:“财神上的元神一时半会儿还散不了,是不是找到天清,我就还有机会见到师父?”

金九犹豫着说:“我也不清楚...天清到底有什么本事。”

谢安逸语气变得生硬:“行,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奇要选择在这里修建道观?”

金九又卡住了:“这个嘛——嘿嘿,石壁上也没说。”

谢安逸:“...

...”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包,拍拍灰,背上:“回京城找秦简。”

他要找秦简,谢婉儿安下的心又被提了上来。

一转念,她又想,他找他的,自己玩儿自己的,绝对不掺和了。

她只顺着说:“好呀,那我们看看到底要怎么出去吧。”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谢婉儿已经四处看过了,真真是一个出口都没有。

想来几人也都查看过周围的环境了,纷纷把目光投向金九。

范无赦并不想靠一只猫,可眼前的局面又不得不靠它,它是唯一能读懂墙上字的。

金九恢复猫咪状态,听见几人又求助于自己,尾巴再次翘起来,纵身一跃,跳上铜鼎,朝里面看了眼:“从这里出去。”

“啊?”谢婉儿诧异弯下腰,三根鼎趾有二十厘米左右,鼎的底部并非与地面相接,这怎么能出去?

金九看出几人都有同样的疑惑,说:“金光穿过身体,你们是不是也有和穿过石室去到鱼人村时,同样的感觉?”

谢婉儿应:“有。”

贺之淮却说:“可这里没有鲛珠,我们猜想的是,建立空间需要罗盘碎片和鲛珠一起。”

“那你们就仔细看看这个鼎。”金九用尾巴勾了一下鼎耳。

谢婉儿打了个响指,指尖凝聚出一团鬼火,靠近铜鼎之后发现它通身闪着细碎的亮点。

和...天渊镇的那栋洋房里的桌子、米缸上的材质很像。

“这是...”谢婉儿抬眸看着金九:“鲛珠磨成粉做的蜡?”

“是这个意思。”金九说:“在鱼人村,你们不是急着出去没进屋查看吗。我去了,它们家里的物品上都有这个东西,而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笔趣阁】【品读网】《我的公公叫康熙》《炮灰美人他不干了[重生]》【追读小说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