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你——找我?”宋茹问,有些结巴,太过意外以至于她脑子有片刻的空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我刚才看见你在楼下——”

他点点头,看着她,神情中夹杂着一丝犹豫,像要说什么,但又在琢磨着怎么说出来。

宋茹向旁边闪,试探着问:“你要进来说吗?”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了进来,人进了门才嗯了一声。

酒店的大床房,套内面积并不大,床挨着椅子,椅子挨着床,宋茹让他在室内唯一一张椅子上坐下,去给他接水。

“我不喝,你不用忙了。”他坐下之后说。

宋茹听了,只好放下杯子,走回来,她无处可坐,只能坐在床上。

室内很安静,何向晚的眼睛垂着,几次欲言又止,但始终没有发出声音,这让宋茹很紧张,紧张到她心脏狂跳,呼吸困难,浑身上下甚至产生了一阵物理性的疼痛,她不得不双手抱臂,控制着疼痛的蔓延。

“你——”何向晚看着她,眉头微微皱起,盯着她抱紧的双臂?

“我听章宇说,你辞职了?”宋茹匆匆打断他,问道,声音比她想象的要平稳,没有激动,没有颤抖,她甚至还勉强自己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为什么?”

他将目光从她抱紧的双臂上移开,不太经意地回答:“不喜欢,累死累活看不到希望。”

“还被房东赶出来了?”

他没回答,隔了一会儿他轻声说:“没什么,我再找个地方住就行……”

“小晚,你大学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为什么毕业之后会越来越走下坡路呢?失业又没有居住的地方,还跟章宇天天沉迷游戏,玩——”

“你又来装作关心我了吗?”他不让她说下去,抬起眼睛看着她,他的眼睛本就冷淡——事实上不光是冷淡,还很无情,刚硬冰冷,看人的时候,能瞬间让与之对视的人觳觫退却,不愿也不敢与之对视。

这样看着他,真的让人很难想象这双眼睛在十八岁的时候,曾经因为她显得又温暖又喜悦,看着她,仿佛看着世上最稀罕的宝物。

“我——”

“事实上你根本就没有在乎过我吧?”他说,盯着她,声音很轻地说着很重的话:“换了号码,辞了工作,卖了房子,离开得真是彻底,甚至没有一句告别——”

我告别了的,我在你的学校门口,站了数不清多少个小时,宋茹在心里想,我只是没有去跟你当面告别。

“——人和人之间,如果有一点关心,都不会轻易做出不告而别这种事,过去这几年,我每次想到你当初做得有多绝,都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其实就算噩梦,也想象不出怎么会有人像你一样,表面上一套,实际另外一套……”

“我以为我离开是一件好事。”她说,满心歉意,她长这么大很少伤害人,想不到唯一伤害的人是他,而她明明最在意的人,就是他了,“我的自——顾虑你能懂吗?我大了你十岁,我没有学历,没有背景,一文不名,在社会的底层打工,赚着很辛苦的钱,而你前途无量……”

“你衡量得真精确,衡量了很久吗?”他问,看着她,眼睛晶亮,眼神冷静,这如有实质的目光让宋茹压力倍增,而分别之后他糟糕的境况,更让这压力重重压在她心头,她心想我都干了什么啊?

明明是好的初衷,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跟我在一起的那几年,是总在衡量吗?中间跟我无数次闹别扭,生气,闹分手,也是因为你的衡量吗?你是衡量出了孰轻孰重,所以最后决定放弃我吗?”

我没有闹分手,宋茹心想,我只是给你机会,让你体面地退场。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对我的喜欢,是年少的一场迷恋,时间到了,长大了,自然就会清醒。

我是个成年人,我衡量过的放弃,不是因为你轻,而是恰恰相反。

“我一直以为我认识的那个宋茹,她是个善良的人——”

这句话让宋茹心头一震,她跟他之间间隔得并不远,他长长的胳膊就支在膝盖上,宋茹一着急,本能地想要拉住他的手,跟他说从遇到他的第一天起,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源自于她的一片善意……

然而她的手快要碰到他的指尖时,宋茹意识到了不妥,她猛地收住手,指尖蜷缩,她尴尬地试图解释:“我不可能想要害你,小晚,我只是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广州小说网【gzxs1.com】第一时间更新《28禁》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