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广州小说网】地址:gzxs1.com

深秋正是围猎的好时候,今年女帝不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早让内务府准备好秋猎。

多数朝廷大员休朝跟随去皇家猎场,近十天时间,温言想装病不去,在府里研究连接东到西,南到北的两条驰驿道。

全国通路的计划,她一直都有在完善想法。

她觉得要筑一条有别于其他的道路才能连接各区域,于是她萌生只有马才能跑的宽道,并且沿途设立马驿站提供休息。

这是一条富人可以减少路上时间但要缴费的道路,排除会有意见的多数平民,只让少数富裕人接受,建在荒野地减少成本,一路通到底,无需去转去其他地方。

温言不去,谢云和周浔之就少了大半秋猎兴致,两人轮番劝她去,温言对他们耳根子软,被枕头风吹了吹,改主意去。

大皇子被暂停职务,待在府内接受调查,这场秋猎活动,几家欢喜几家愁。

皇家围猎场在沣山脚下,不少官员都带了家眷前来,内务府准备充分,白色帐篷浩浩铺满。

温言身边带了丫鬟寒酥,侍卫龙跃云和随从明霁三人。

她带着明霁跑马熟悉周边路线,方便之后她交代事。

温言擅骑,在马背上的身姿英飒,一旁的明霁多数时候是沉默听,甚少表达,换上合身的绸衣后,虽然面容依旧普通,但是显出高健身形。

温言骑的是匹矮脚种马,爆发力极强,短跑速度快,明霁一心二用,听温言感慨出来游玩的老年人发言,目光在四周游走记住。

两人跑马把围猎场遛达一圈,在一处溪水边停下,温言展开双臂迎接热烈的日光,

“啊,好久没出来了,好舒服的风。”

明霁牵两马喝水,无视温言折断一根芦苇,在漂水玩的幼稚行为。

有水滴飘到他额头,他故意让马抬腿踩水,“扑扑扑”的马蹄把水溅到温言脸上,听到她吱吱乱叫,明霁在马身后,伸指擦去额头水滴。

温言水泼不过马,她气恼,

“明霁,管好马,别让它撒蹄子玩水了!”

明霁在温言看不见的地方啧声,烦人精。

当两人回去的时候,明霁骑在前,手里还握着温言坐下马的缰绳,温言在吹蒲公英玩。

她采了许许多多,嘴巴吹酸了,就伸出手甩动让风吹。

絮絮飞的蒲公英小种子飞到了明霁鼻上,痒得想打喷嚏,心里骂幼稚鬼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

温言穿着一身翻领骑马服,短发在脑后扎了两个小辫,坐在马背上看到远处女帝和谢云在单独说话。

温言瞧了一眼就转过头去,继续甩蒲公英,看来女帝是想用怀柔政策来缓解压力。

谢云和女帝保持距离站着,面上一如既往冷淡,余光看到温言双手在挥飘飞的蒲公英,顽皮可爱,他忍俊不禁,勾出了笑容。

笑容昙花一现又消失,但女帝看到了,谢云在这里心不在焉应付她,谈话变得没意思。

明日才开始正式围猎,现在多数人都在熟悉环境,到处闲逛。

温言看到谢云朝她走来,立即下马,飞奔的跑过跳进他怀里,谢云接住她抱托起转了两圈

温言不吝啬的抱住他脖子笑,谢云仰头的眼中盛满笑意,两人亲昵点唇后才松开手。

很难想象,严肃冷漠脸的谢云会被他夫人拉着去套环,并且被告知要是套不中她想要的,他就死定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